记国庆在北京和好友的见面

本来这是国庆时要写的,但那次见面有些遗憾。现在,遗憾没有了也应该写这篇文章了。

初遇好友

我记得是在五月份左右,我和好友 Kiri 在 Loongarch 交流群认识。在聊天的时候我得知他在北京林业大学(保加利亚大学)学习生物科技(我也对生物很感兴趣)。而且,他还是一位自由软件爱好者而且热爱共产主义。

他和其它共产主义热爱者提出了共产公企的概念:

共产公企是立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显示,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经济制度为自身发展基础,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根本原则,为实现共同富裕并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在现有法律法规框架内成立的一种由具有共产主义觉悟并坚持自我思想教育的劳动者集体持股,以初次分配“按劳分配”、二次分配“按需分配”为分配原则的企业。(摘自《共产公企纲领》,了解更多:644730007)

见面之前

我们在七八月的时候没有聊太多,直到九月份 Kiri 找到我。他的研究课题需要获取从 BLAST 中得到的蛋白质的注释。所以,在折腾了几天后,我们通过一个 Python 爬虫达到了目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了解到 Kiri 有学习 Python 和 GNU/Linux 的兴趣。

九月末,我们学校不同以往,今年给高三学生开出了长达七天的大长假。但是,我确实没想到有什么好玩的。所以,我想到:「如果我和 Kiri 见一面不是很好?」。见面了以后我可以教他 GNU/Linux 和 Python 相关的知识。另外,因为空间不足,他的笔记本不能装双系统,所以带去了 05 年笔记本上拆下来的硬盘。这次北京之旅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我可以到国家图书馆把我借阅的书还了。

因为见面前 Kiri 比较忙后来第一次的离校申请没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忐忑的。

坐着我爸的车,先来到了国家图书馆还书:

因为没能预约入馆(在两天前就约满了),所以选择在 24 小时还书处(图片左侧)还书。

(书是去年底借的,国家图书馆在疫情期间不再要求 30 天的借阅期,所以这次还的很晚)

然后我和我爸驱车五道口,与此同时,Kiri 重新申请离校。我们在路上还顺便做了个核酸。不得不说,北京就是牛,遍地核酸检测点而且只用身份证就可以做(免费)。

我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前下车,然后步行大概三里地到北京林业大学。(照片好像没照)

见面

我们最后在北京林业大学的南一门碰头。然后我们一同来到五道口购物中心的星巴克(非常感谢 Kiri 请客):

中午我们在星巴克,Kiri 的荣耀笔记本(左),我的 ThinkPad T420s (右)
在这里坐了真的很久

我在星巴克一坐就是几小时,最后成功把 Arch 和 KDE 装到了硬盘上。然后我们又折腾了一下 GPG,参考 email-selfdefense

他的密钥是:AF4141EE2A924F089578B98E9CDC1572C021C3F3

最后我们在购物中心吃了晚饭。店的名字叫醉面,一份二十量很足很好吃。

肉酱面,加了个鸡蛋 ¥22

另外我们还合了影:

我和 Kiri 的合影,在五道口购物中心 5F

回去的时候下着小雨,Kiri 就搭车顺便回到学校了。

已解决的小遗憾

回去的第二天,Kiri 告诉我 BIOS 里找不到启动的磁盘。我心想可能是硬盘出问题,但是 Ventory 可以看到硬盘又说明硬盘没有问题。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后来他联系我(已经是十一月附近),它找到了原因。

不显示的原因是因为 grub-install 时没有带上 –removable 参数。

(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为 Kiri 的学习能力点赞!)

--removable
       the installation device is removable. This option is only available on EFI.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